拆弹英雄销毁弹药3万多吨 习主席嘱咐注意安全

作者:弋江区易采办公设备经营部  发布时间:2016-06-25 11:54:17
拆弹英雄销毁弹药3万多吨 习主席嘱咐注意安全   扎根高原20多年,陈林在全军海拔最高的弹药销毁站安全销毁报废弹药50余种3万多吨,被誉为天天与死神打交道的“拆弹英雄”――   “习主席嘱咐我要注意安全”   ■本报记者 董强 马三成 陈林在工作中。 田佳平摄   人物小传:陈林,全军弹药销毁专家组成员,高级工程师。1998年起担任陆军某报废武器弹药销毁站副站长,至今已安全销毁报废弹药50余种3万多吨。研究成果获军队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项、三等奖10项,被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授予“优秀科技工作者”荣誉称号,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当选第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2013年,以他为人物原型创作的电影《拆弹英雄》在全国上映。   双手粗糙得像树皮一般,初次相见,陈林那双伤痕斑斑的手令记者过目难忘。   陆军某报废武器弹药销毁站副站长陈林,在数十年军旅生涯中,一直干着堪比“火山口上走钢丝”的报废弹药销毁工作,被官兵誉为“拆弹英雄”。   2015年3月,习主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接见军队基层人大代表时,得知陈林扎根高原20多年,组织安全销毁报废弹药3万多吨、危险品弹药近万发,嘱咐说你们的工作危险性很高,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   山沟连着中南海,三军统帅的叮嘱是关爱,更是勉励。陈林说,从那以后,他的心中始终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说到弹药销毁工作,人们最关心的话题自然是安全。   那年深秋,集中销毁弹药任务量最大的一天,废旧弹药填了满满3个大坑。数量太多,陈林特意加固了销毁场的掩体。   人员隐蔽!导火索点燃!“轰!轰!”两声巨响过后,现场的官兵面面相觑――有一个坑的炸药居然没炸。   弹药没销毁,等于埋下不定时的炸弹,这是销毁场上最不愿见到的情形。   大家屏住呼吸耐心等了30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有的技术骨干急了,提出要靠前排险。   “谁都不许上!我来!”陈林大喊一声跨出掩体。陡峭的山坡上,猫着身子的他俨然一名驯兽师,时刻屏息观察猛兽的一举一动:炸点处,外露的导火索已经燃尽,坑内弹药随时有爆炸的可能。   扒土层、接雷管,爬回掩体,点燃导火索……陈林小心翼翼地操作每个步骤,就像把老虎重新关回笼子。“轰!”一声巨响,成功施爆。   “排险的时间虽然只有20多分钟,但漫长得像一个世纪。”回忆当时情景,陈林仍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这几年,部队陆续装备了一些科技含量高、结构更为复杂的新型弹药,这给陈林和战友们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和考验。   在这个全军海拔最高的弹药销毁站,记者所见所闻与想象中的拆卸场面相去甚远。10余名官兵身着迷彩静电防护服,在流水作业线旁分步拆解弹药,颇似现代化工厂的“蓝领”。   “当天的销毁工作,其实头一天就已经展开了。”陈林一边帮着抬弹药箱,一边介绍作业流程:弹药拆解前一天,业务处开具出库单送保管队,上面标有弹药种类、数量等具体内容;拆弹当天,保管队到军械室领取库房钥匙,办公室派车运送弹药到销毁技术作业区。   传送带上,一枚枚报废炮弹像束手就擒的猛兽,沿流水线经过卸引信、卸底火、拔弹、取发射药等工序车间,每过一道就减一分“威风”,最终被完全“解除武装”,变得“服服帖帖”。   这些先进工艺很多源于陈林的意见建议和成果创新。   销毁弹药的有毒气体,会对官兵身体造成危害,还会影响生态环境。陈林坚持不懈研究“TNT炸药废水处理系统”,就是想让战友们从手工作业中解放出来,不再像他的双手那样被侵蚀得伤痕累累。这一成果最终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被列为全军第二代销毁机具推广使用。   高级工程师涂春贤说,仅这项成果,陈林的研究图纸就装了满满5麻袋,各种化学药剂用了100多升,蓝色工作服被有毒气体污染成了粉红色,陈林的声带也一度被刺激得半个月说不出话来。   “吃再多的苦也值得!”陈林表示,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实现新跨越,新一代拆弹人应该积极争当创新的推动者和实践者。   熟悉陈林的官兵都知道,这位全军弹药销毁战线上的老兵,在长年工作中养成了两个好习惯――   一是两地分居的夫妻俩每天互相发一次短信。每天早晨,妻子王鸣凤会给陈林发一条祝福短信。晚上,陈林必回一条平安信息。   有一次,陈林和战友抽样化验一批新型弹药,干了整整一个通宵,手机没带在身边,没能及时回复短信。王鸣凤打电话也没打通,结果在家一夜未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她就心急如焚坐车赶往销毁站。“见陈副站长和衣躺在沙发上打鼾,茶几上放着几包平时吃的药,嫂子心疼得直落泪。”二级军士长尹德华说。   第二个习惯是坚持一线跟班。销毁工间有条环形走廊,大约300米。有官兵估算过,有任务时,陈林每天沿作业线至少来回走30多公里,一年就能走近千公里!   “住手!”那天,他像往常一样沿拆弹作业流水线检查,见一名士官图省事,将一件拆弹工具直接递给一名上岗不久的新战士,马上大喝一声制止。在拆弹工作间,为避免静电,不能跳跃,不能有肢体接触,即便两个人传递工具,也必须一人先放桌上,另一人再去取……“这些规定都是铁规,谁也不能破坏!”   “一个雷管一双手,一个引信一颗头。”陈林说,任何麻痹大意,都是对拆弹事业不负责,更可能是拿官兵生命开玩笑。   两个好习惯塑造出一个从不失手的“拆弹英雄”,也确保了全站18年安全无事故。

推荐阅读:罗田吧 http://www.luotianba.com

  • 上一篇:欧盟日本禁转基因圣女果是转基因农业部有话说
  • 下一篇:毛泽东周恩来属意林彪率军入朝作战有何考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