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格基金王强:跟着俞敏洪徐小平 我无需做老|女子丰胸

作者:弋江区易采办公设备经营部  发布时间:2015-08-01 07:59:52
真格基金王强:跟着俞敏洪徐小平 我无需做老大

真格基金王强:跟着俞敏洪徐小平 我无需做老大

腾讯科技 雷建平 7月27日报道

长期以来,俞敏洪(微博)、徐小平、王强被称为新东方的三驾马车,三人曾一起携手奋斗,并将新东方推上市,也曾因公司治大动干戈,以3人为原型的电影《中国合伙人》还曾火爆一时。

如今,俞敏洪依旧带领新东方在教育领域前进,徐小平、王强则创办新的事业,成立真格基金做早期投资,投资聚美优品、一起作业、nice等企业,干得也是风生水起。

在新东方的三驾马车中,俞敏洪、徐小平的个性更加彰显,反倒是王强显得更加的低调,日前,王强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在俞敏洪、徐小平面前,自己根本无需做老大。

“我心态还是非常健康的,我永远做老二、老三。”王强说,既然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绝对老大,而俞敏洪、徐小平又愿意去做领导,展现了这样的领导力,自己也就跟着干。

王强对腾讯科技表示,最在意的不是自己是否是老大,而是大家在一起是否快乐,能做出有意义的事。前半生是跟着俞敏洪干,整个后半生则是愿意跟徐小平在一起。

谈及当初新东方的冲突,王强认为,更多的并非是股权分配冲突,而是新东方从家族制企业向现代企业过渡中遭遇的阵痛,是股改后的俞敏洪如何去适应新东方中小股东的利益需求。

“我们3个人也不是散伙,不是老俞要剥夺我们,也没有我们要脱离老俞做什么,以至于我们最后离开新东方,我们做的也不是新东方,我们做的是一个崭新的公司,是一个天使投资。”

王强认为,当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不同的合伙人之间诉求产生分歧,最后不能走到一起是很正常的事情。作为老大,就需要永远在人性自由选择方面站在最高价值观层次思考问题。

据悉,电影《中国合伙人》开始于80年代,故事主人翁分别是成东青、孟晓骏和王阳,其中的王阳性格最温和,原型应该就是王强,其样子俊朗,热爱文学,一生梦想是当个诗人。

以下是专访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王强实录:

腾讯科技:最近有篇关于您的文章很火,叫着撕开资本的傲慢,为何您会有这样的感叹?

王强:对于中国的VC来说,不是那么普遍,但确实是有一些VC是这样的。

腾讯科技:如果创业者的项目很火,创始人应该是很强势的,为何能有VC做到如此强势?

王强:这里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创业者再强势,当你面对资金必须要接续的时候,资本有时暂时会强势起来。

假如创业者就需要一千块钱去支持到明天,可能在今天这一千块钱就变得有话语权,这个时候,这一千块钱就有可能打破创业者坚守的全部价格。

腾讯科技:创业者怎么解决VC傲慢的问题,早期的VC怎么捍卫自己的权力?只有退出?

王强:早期投资人可以给创业者介绍更靠谱的VC,因为我们有这样的资源。但是,如果没有,我觉得可能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说,坚守倒是历练一个企业家很重要的基本素质。

一个早期投资人已陪创业者走到相对应的地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除非其自愿,或被说服,否则从法律角度,或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状态,否则整个生态系统就了。

创始人第一成功要素是精通人性

腾讯科技:现在VC对90后非常看重,但90后的项目成功率好像并不高,反而是那种85年的创业者逐渐走上了舞台,您怎么看?

王强:真格基金对于创业者的年龄、种族和学术背景没有任何设定,一个企业能否做成功,跟这些因素没有直接关系,想想当年的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创业时都很年轻。

这些人就像现在的90后,但他们做出了微软Facebook这些很牛的企业,所以年龄的小和企业的大没必然的相关性。但,任何一个企业想成功,其创始人必须有成功的基本素质。

创始人的基本素质,第一要绝对精通人性,这个人性,对内来说是如何管理内部的人性,如何用人,如何发展人的潜能。对外,理解人性就是理解用户。

市场就是用户构成的,所谓提供服务,提供企业,如果没有对人性本身把握,那创业者是进不了市场。所以创业者对内能驾驭人性,对外能理解人性,我觉得再年轻或再老都可以。

很多岁数很大的人也不一定获得对人性的深刻了解,而有些年轻的人反而有。但是,从投资角度说,如果你设定哪个年代是应该投的,这个在我看来是个伪命题,我不会这么想。

新东方争吵主因是谋求公司更好治理

腾讯科技:您刚才说人性,其实分股权的时候是最容易体现人性的,新东方当初分股权,好像3个合伙人俞敏洪、徐小平和您之间也产生矛盾,怎么解决这些矛盾?

王强:新东方分股权时没有产生矛盾,只需要5分钟就解决了股权的问题,但为了实现股权所体现的现代企业治理,我们打了好几年。

什么意思?以前新东方是俞敏洪一个人的,但是,分了股权,所有的小股东都有权力诉求,对公司的透明度,对公司的发展方向有知情权,实际上俞敏洪面临着如何适应这些人的诉求。

从自己打下天下的老大或是唯一的领袖者,到后来有众多股东,俞敏洪必须要倾听各种声音了,我们为了这个制度打了三年,而不是为了分股权。

分股权时,大家打的时候从来没有回到说我分少了,我分多了,5分钟结束的。老俞说,王强你股份多少,小平你股份多少,我占多少,其他几个人占这么多,5分大家鼓掌,结束。

所以新东方的伟大是在于实现股权制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站在股东心态对以前属于老俞的企业,现在属于所有人的企业,进行了非常合情、合法、合理,而且必须的诉求。

这就是现代企业和家族制企业的区别。

当初加盟新东方的时间点正确

腾讯科技:我看到俞敏洪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新东方之所以后来能够干出来,就是没有一开始用王强、徐小平这些从海外回来的人,如果用他们的话,基本上这个公司就会死掉。徐老师也分享了这个文章,具体您怎么看?

王强:我不知道老俞说这个话心里是什么状态,但是历史总是不可能预设的。

也就是说,我们如果再早回来,新东方有没有,确实像他说的不一定有,因为我可能不跟他一起做了,用不着新东方了,因为老俞能做的,我完全能做,新东方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新东方只是比我们早做了一下,我们也愿意在这个阶段加入它,和它一起做,这个是新东方的历史,没有人能够改变这一点。

但是老俞这个预设,如果说早,我也不知道。显然新东方现在没有毁灭,就证明我们至少加入新东方的这个时间是正确的。

电影《中国合伙人》激发创业热情

腾讯科技:以你们为原型的电影《中国合伙人》非常火,你们三个只是中国这些科技企业的代表之一,您怎么看待新东方的故事给其他创业者的启示?

王强:这个电影首先从故事情节角度讲基本都是真实的,它是新东方的故事,虽然对这三个人物进行了艺术的抽象或者是具像。

但是我想《中国合伙人》电影对中国创业这个圈子的影响在于,其证明了一个东西,就是一帮纯粹草根的人,完全通过一种满足了市场的刚性需求,做成了一个企业,而这个企业不仅做成了,还能发展壮大,还能变成一个引领性的企业。

所以我觉得这个电影推出来以后,不仅票房达5.4亿,更重要的是很多人表示看完这个电影后,他们对创业不再陌生,感觉到非常温馨,且有趣,觉得创业并不是想象的门槛如此之高。

这个电影实际上是对创业的一次创业课,像商学院的案例一样,活生生的案例,不是杜撰出来的案例,因为它更有说服力,因为这三个人是活生生的做出了这个企业。

因此我觉得《中国合伙人》对于鼓励年轻人创业,坚信自己的选择,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新东方三个合伙人并不是散伙

腾讯科技:《中国合伙人》的电影是基于现实,但也高于现实,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有中国合伙人式分手,您怎么看待中国合伙人之间的分手的问题?中国有太多创业者开始都很好。

王强:我觉得分手从本质上来说是必然的,且也是必须的。

一个企业每个阶段对于人才的架构有不同诉求,但你不能设想你们三个人从最初阶段走在一起,一直伴随着百年企业走到最后,即便是这样,可能某些方面对企业发展是相反作用,因为如果这些重要职位没空出来,新鲜血液不能培养出来,人才枯竭,才是企业最致命的危机。

所以我觉得分手从情感上来说可能是比较痛苦的事,但从逻辑和本质来说,既是必然,可能有时候还没法阻挡。

当你们携手迈过一个里程碑时,特别是财务自营的时候,你们对人生的诉求可能就超越你们当初走在一起的每一个东西,因为生活的选择是非常多的。

这个时候有人选择继续创业,有人选择加盟一个企业,有人选择退休,有人选择周游世界,有人选择读书、写书,个人的自由高于一切,而且这也是当时你们选择创业的最本质的东西。

创业即自由,这是一种生活方式,不是被安排,是选择的。因此,一个老大,你必须有胸怀,永远在人性的自由选择方面站在最高的价值观层次,否则,最后痛苦的不是别人,是你。

你看美国公司非常自然。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没有合伙人一直非要走在一起,所谓散伙,得取决于什么,是大家非理性的,在公司发展状态下,由于个人的一些利益诉求达不到一致就散了,还是这个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家选择离开,这个是两个不同的性质的问题。

新东方坦率来讲,我们并不散伙,我们是自然的第二种方式,因为在上市之前我们已经做出来了,也就是说我们退出了,我们只在董事会担任职务,上市以后我们董事会都不在了。

因为独董必须进去,所以新东方所谓中国三个合伙人最后的结局,我觉得是自然的过程,也没有老俞要剥夺我们,也没有我们要脱离老俞做什么,以至于我们最后离开新东方,我们做的也不是新东方,我们做的是一个崭新的公司,是一个天使投资。

在俞敏洪徐小平面前甘当老二、老三

腾讯科技:您怎么评价俞敏洪、徐小平这两个曾经的新东方合伙人?

王强:我觉得在新东方阶段,我们是心甘情愿或是完全理性的接受老俞的领导,他是老大,我们是老二、老三,三架马车是这么个架构。

俞敏洪有政治智慧,在大的决策方面,展示了这样的领导力,所以我们愿意跟着他做。但是,从新东方出来后,我和小平又是合伙人,我们一起做真格基金,我愿意跟着小平来做,由他当老大,我当老二,我这个心态还是非常健康的,我永远做老二、老三,为什么?

我觉得既然他们愿意领导,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绝对老大,那我不在意这些,我在意大家在一起玩的是不是快乐,做的是不是有意义,能否做出不同凡响的东西。这些才是我在乎的。

第二个来说,之所以整个后半生我愿意跟小平在一起,因为小平最大的特点是对于创业者的爱是真的,甚至有些时候是盲爱,这种爱能让小平在财产方面有所损失。

但是,人生最奇妙的就是他获得的远远比他损失的会更多,因为他这种爱,毕竟他能爱到靠的那边,而且小平的胸怀非常大,而且我俩从精神上的段位非常接近。

所以跟小平在一起,小平就是快乐的一个种子,小平在外面展示的全是他真的本事,我觉得最后一生中剩下的时间,在快乐中,在创造力每天奔涌之中,和小平这样一个已经认识了三十多年的老战友,再做一件事,这个是我人生最后想企及的一个东西。

创业者最重要的是要有锐度

腾讯科技:你们投了聚美,一起作业,都非常成功,且你们进入得非常早,怎么发现项目?

王强:我觉得真格的基因,就是我和小平的基因,就是我们对人的判断相对非常靠谱,因为我们的出身让我们达到了这一点,三十年来,我们什么都没见,商业模式我们见的不多,BP我们见的不多,但是人见的多,天天见人。

投早期,小平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话叫做早期就是梦,它不是数字,梦想是没法审计的,我们认为靠谱的人做着靠谱的梦,再加上他能够有实现梦的激情和技能,我觉得他就能做出来。

这是我们真格基金坚信的,也是三年多,到今年12月,真格基金成立四年,我们所谓的投资哲学,人、人、人,没有第二个。

腾讯科技:具体看好哪个项目?我刚刚和一个创业者聊,他他找不到方向,养了一个团队,每个月要烧十多万,现在很迷茫。现在大家都想创业,可能很多人就是找不到方向吧。

王强:所以我们判断人,第一个是创业者对未来的方向清不清楚,这个方向并不意味着我们投你的时候,你的方向一直到最后抚育成功。对每一步都有短暂的清晰方向的人,才可能把这个方向连接程度一个长方向,这个长方向才能通向最终的东西。

因为通向最终那个方向的过程,创业公司的一个特点就是不断的要转型、转型、转型,微转型、大转型,甚至彻底颠覆性的转型,你本来往东,现在要往西。

但是,作为创始人最基本的素质就是你对每一次的微调有没有敏锐度,如果你现在烧着钱,养了一批人在那坐着,根本不知道明天、后天,下个月往哪走,这是致命的。

真格基金王强:跟着俞敏洪徐小平 我无需做老大


  • 上一篇:传苹果宝马正在谈判 苹果电动汽车真要来|小生怕怕2008
  • 下一篇:百度开放十余项目对外融资 加速o2o生|感动中国人物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