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波《精品》写真成熟大气 男|杨幂素颜判若两

作者:弋江区易采办公设备经营部  发布时间:2015-07-24 12:07:56
吴秀波《精品》写真成熟大气 男人四十心境通透 原标题:吴秀波《精品》写真成熟大气 男人四十心境通透    他说,他既不想得罪别人,又不想言不由衷;他说,幽默是一种人性的需求,每个人都有孩子的心性,只是因时因事因情境而异;他说,也许你20多岁时驾轻就熟的事情,40多岁时却做不好了,反之亦然。和吴秀波聊天时,能时刻感受到一种哲学思辨的魔性,姑且将之称为他的“相对论”吧。    “那边太阳大,你到这边坐就可以了。”开始采访时,吴秀波的一句简单提醒,令记者如沐春风。不禁让人想到在真人秀节目《欢乐喜剧人》中,吴秀波每次出场时的深深的90度鞠躬,总是在诠释着那八个字:“尽我所能,表达尊重”。    最近,吴秀波正投身《北京遇上西雅图2》的拍摄中,这部也是讲述城市爱情的电影有着全新的故事情节,他不再是Frank医生,但依然饰演一名魅力非凡的大叔。所谓大叔,源于温暖成熟。戏内戏外,台上台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称赞他的细心周全。常听到与他合作过的演员说他懂得照顾人,和他共过事的工作人员对他的亲切随和念念不忘。吴秀波说,人活在一个链条般的社会中,给予和付出其实是对等的,利己和利他也不分伯仲,所以不会考虑自己付出了多少,也不会考虑自己是一个容易感染别人的人,还是一个容易被别人感染的人。    聊到他之前参加过的几档真人秀节目,原来或多或少都与人情有关。要么邀请方是曾经助过自己一臂之力的贵人,“人家以前帮过我,这回人家有事,我肯定得帮助人家”,要么是自己的好哥们儿,盛情难却,他是不好意思拒绝的。比如上次他参加《我是歌手》,纯粹因为李健是特别好的朋友,当初他一个电话打过来,吴秀波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当他的“帮帮唱”嘉宾,等到彩排时才开始发怵,担心演砸了影响李健的比赛名次。    都说四十不惑,在聊天的过程中感觉吴秀波不仅不惑,而且通透。他说,“你见过谁把一生的富贵荣华带进坟墓,或是装进灵魂的框子里飞上天的?没有。现在与年轻的时候相比,可能在生活上没了忧虑,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仍然是流浪的。”问他是不是从小就思维能力卓著,他幽默地一笑,说“其实小的时候是‘心底无私天地宽’的类型,只要今天有上顿饭,绝不想下顿饭的事。只是随着人不断地长大,面临的失去多了,没有退路了,再不思考就来不及了。”忽然明白,人人都爱吴秀波,除了他的谦和与体贴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这种富有魔性的思维力。    对话吴秀波    Q:你觉得幽默感是天生的还是可以培养的?你平时笑点高还是低?    A:我觉得是可以培养的,甚至一个人一定是通过某种对于生命的体悟和在沟通上的成熟感来完成“幽默”这件事。幽默是存在于交流的,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的话,谈何幽默,哪怕有一只鹦鹉都行啊。幽默是一种人性的需求,所以幽默的产生至少证明了生命态度和在与人交流上的成熟。    至于我的笑点,因时因人而异吧,在和自己熟络的人面前、在一种轻松自然的心境下,笑点就会低,反之,如果满脑子官司肯定笑不出来。    Q:最近很多人都说,没想到你还挺擅长真人秀的,你怎么看?    A:我不擅长真人秀,如果不给我一个具体角色,只是去展现自己的生活的话,我是缺乏表达欲望的,因为我自己的一日三餐的生命,没有角色那么丰富。前面说过,我参加几个真人秀节目,多多少少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使然,但都是应该应分的,而且既然去做了,就会尽我所能。不过有些东西我的确不大善于做,比如之前有个竞技型的比赛,让我担任裁判,去盯人的输赢以及是否犯规,我在这方面是比较稀里糊涂的,哈哈。    Q:所以歌唱类的真人秀节目你会觉得得心应手一些?    A:我觉得任何一个工作,当你还没达到完全纯熟之前,你会对它产生一种遐想,这种遐想来自于一种娱乐心,当真的成为一种职业,它就是技能,而完善这种技能需要付出很多。随着人的年龄的增长,很多都会发生变化。也许你20多岁能做的事情,40多岁做不好了,这些都是不一定的。    Q:为什么会想到主持《欢乐喜剧人》?    A:我是一个演员,内心是渴望舞台剧所带来的那种即时的交流与互动的快感的。当得知能有一个上台交流的机会,觉得挺难得。主持人对我来说就是个特定角色,尽可能地通过主持串场,把自己对于那些戏剧作品的理解,用某种疏导的方式为观众做个简单的解读和推荐。我其实特别喜欢一种中国的古老艺术形式??相声,最早它是“象生”这两个字,表述的涵义是模拟别人的生命的原型。后来慢慢改成了所谓相貌的“相”,我们简单解读为视听,恰巧和我所从事的工作异曲同工。我一直特迷恋这种传统艺术,因为它特别大的本事在于台上仅用语言就可以完成对观众的吸引,能够跨越生命本质达到沟通的目的,它不仅传递笑声,还讲述很多道理,涉及很多中国文化。    Q:年轻的时候有否想过自己如今以“大叔”的形象备受追捧?想知道你如今成为万人迷大叔,是一直以来修炼的结果,还是一种偶然?    A:人在年轻的时候大体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把未来幻想得特好,当从云端坠入现实,就会给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告诉自己别做梦。但自己把未来想得特悲剧的时候,就会开始写诗写歌。小时候,虽然家住北京,但我内心里还是会有某种“居无定所”的流浪感,其实是不自信的悲观。这种悲观从一方面来说是不够奋发向上,另一方面对于认识生命的本质来说也有一些用处,那就是很早就明白:没必要把人生想得太好。 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太多的得失心。    Q:如果说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些执念或者执著的情怀,那么你的执念是什么?    A:人的生命其实是个念念不断的过程,我们老说欲望是生命的动力,也是站在生命的立场上去探讨最初放射出去的那一道光。其实人与自己的执念,最终要达到一种和平共处,“不二”而“一味”的境界,所以当每个念头升起的时候,我会尝试着跟它交流,但绝不想把它杀死。因为高屋就建立在低处,好建立在坏上,所有类似“跷跷板”的那种抗衡的运动都是生命的运动,当然不妨碍人的心里还有一个天平。    Q:感觉你的言谈之中充满了哲学思辨的火光。    A:我相对来讲,不是特别善于在生活中进行太多交流,有的时候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必须要做一些采访,我会非常认真地面对这件事。大多数采访的时候我都似乎在自问自答,并不是我天生知道答案,而是在你问我之前我就想过这些问题,在认知和理念上梳理出了一些我心中的答案。至于是否“哲学”,怎么说呢,我觉得词汇有时候是害人的东西,他会赋予一些事物一种意义一种分别一种档次,“哲学”可以用各种其他词语来软化它,比如“轴”“想不开”“态度”“幽默”等等。    Q:不考虑别人对你的邀约,你个人在心底最想演什么样的角色?    A:我会想拍一个纪录型的片子,就是很真实地纪录一段旅程,可能是一个寻找某种答案的自问自答的旅程。自己置身其中当一个感受者,同时也当一个问答者。既是旅行者,又是心性旅程、生命旅程的展示者。到现在为止还没完成这个心愿,是因为它太不商业了,没人会拍。希望等到自己年长以后,有能力从现在的许多琐事中超脱出来,或者心变得更为沉静了,有机会就去实现它。(图文提供:《精品购物指南》)

  • 上一篇:巴西总统:南美民主力量壮大 已无反民|男士洗蛋
  • 下一篇:网友吐槽矿泉水成最“坑”旅行消费 |苏泊尔无烟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