厓山绝宋:文天祥的从容就死|武石长歌

作者:弋江区易采办公设备经营部  发布时间:2015-08-10 10:05:14
厓山绝宋:文天祥的从容就死

[导读]始自商周,迄于明亡,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作者裴涛撷取中国历史上一百个著名的酒局,加以演绎,于是有了这本《将进酒——中国历史上的一百个酒局》。大楚将选登其中部分章节,以飨读者。

始自商周,迄于明亡,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本书撷取一百个著名的酒局,加以演绎。本书内容均出自正史或经典,作者用力尤深,往往就一人一事一言一行参考多书,辨析采纳,对很多历史事件提出了新颖而独特的解读。酒与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相依附,进入我们的生活、进入我们的血肉、进入我们的精神、道德与灵魂。这些酒局,或诡异、或荒诞、或血腥、或绮丽,成为中国文化长河中泛起的一道道独特的涟漪。

厓山绝宋

主饮:文天祥;主陪:张弘范、张世杰;主宾:陆秀夫;地点:潮阳、厓山

公元一千二百七十九年,即南宋祥兴二年、元朝至元十六年。驻扎潮阳一带的元军听到厓山已破,四十年征伐南宋的辛苦有了最终的定局,欢欣鼓舞,大设酒宴劳军。元军首领张弘范虽是汉人,但并非宋朝子民,他作战英勇,活捉了南宋末代右丞相文天祥。

不久前,张弘范带着文天祥一起到了厓山,希望他写封信给张世杰所领导的孤悬海上的最后一支宋军归降。文天祥回答说:“我不能为国尽忠,而要去劝人叛国,我做不到。”后来在递给他的招降文书上,他写了那首著名的《过零丁洋》,最后一联脍炙人口: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张弘范虽是仇雠,但也很有修养和风度,读过这首自白书后心中肃然起敬,不再相逼。

三年以前,元军攻破南宋都城临安,太皇太后抱着五岁的宋恭帝出城投降,时人讽刺说“侍臣已写归降表, 臣妾签名谢道清。”陆秀夫等臣民不愿归降,随即推举年仅七岁的赵昰为“天下兵马督元帅”,继任大统,是为宋端宗,在福州一带继续抗元,寻找机会恢复中原。元军穷追不舍,小朝廷一直乘舟在海上漂泊藏匿,一次遭遇台风,端宗坠海,不久惊病交集而死,年仅十岁。左丞相陆秀夫和张世杰在厓山立六岁的赵昺为帝,是为宋怀宗,他是南宋最后一位皇帝,继位时年仅六岁。

张弘范与南宋残余军队在厓山海面进行了最后的对决,大战数日后,宋军败。陆秀夫看到突围无望,不愿接受亡国之辱,抱着年幼的怀宗投海而死。其他船上的大臣、平民、将士、宫眷哭声震天,十余万人相继投海殉国。还在抵抗的张世杰突围赶来,得知陆秀夫和怀宗殉国,悲痛不已,拒绝了登岸的邀请,不久也死于海上。

正是在这一役后,张弘范设酒对文天祥说:“如今国家亡了,您作为丞相,忠孝已尽,希望您能在新的朝廷里继续任职。”文天祥流泪拒绝了。张弘范很钦佩他的风度气骨,把他送到大都,文天祥在道上绝食了八天,没有死。又狱中写下了著名的《正气歌》,临刑前,向南方下拜,辞别故国故土。

抱在怀中归降的恭帝、在海上飘零而死的端宗、投海而死的怀宗,他们只是懵懂无知的孩子,在民族和国家危亡之际,不幸地担负起来复国救民的重担。读史至此,并无滑稽荒唐之感,更多看到的是南宋君臣继绝存亡的绝望和坚韧。后人说擎天者文天祥,捧日者陆秀夫,元朝修史也说,他们虽然不知天命,但“人臣终于所事而至于斯,其亦可悲也夫”。

张弘范在厓山勒石刻道:张弘范灭宋于此。不知道当他看到海面上漂浮的大片大片南宋衣冠时,是否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十余万人殉国死节的悲壮,正如《正气歌》所言:“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南宋右丞相文天祥在这场酒局里,刚刚知道中国已亡,他万念俱灰,亦不再做任何努力,抱任何希望,而是从容就死,义无反顾。

荒淫的代价:第一个亡国酒局

内容摘自:《将进酒——中国历史上的一百个酒局》

作者: 裴涛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6-1

ISBN:9787552008432

名人推荐:

古人好酒好宴,天上地下,酒事无处不在。孔融有“天垂酒星之耀,地列酒泉之郡,人著旨酒之德”;李白亦云:“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可是这么多酒事,却无一部酒史,宴史流传,实在是一件怪事。如今有裴子化杯为笔,披阅史书,从中检出一部中华酒宴小史,以飨大众。可见善饮者可写诗,可写文,亦可著史。宴中班马,酒里范陈,庶几近之。——作家马伯庸

“读史可鉴今,饮酒能知人。斯文或庄或谐,皆下笔蕴藉,寄托深微。虽为小品,亦足以发人感慨,启人遐思。”——武汉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词学研究会长王兆鹏

线上连载章节由出版社授权腾讯·大楚网发布,侵权必究!

》》》上期回顾:易水悲歌



  • 上一篇:成都电马儿骑上高架桥发生车祸 一男|劳动关系工作总结
  • 下一篇:洗完澡后来个全身自检 有没有|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