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腐利器到造谣工具 网络监督走过的这几年|

作者:弋江区易采办公设备经营部  发布时间:2015-07-06 10:04:03
从反腐利器到造谣工具 网络监督走过的这几年

  质疑本来是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最有力的武器,但是,由于偏见的扭曲,大大地拉低了质疑的水平,使质疑变成为反对而反对的偏执

  □叶泉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网传的上海“金山表哥”,被官方证实,当事人并非副区长,而是山阳镇党委副书记蔡宏杰,其所佩戴的手表为1万6千块的浪琴表,是个人购买。

  最近,上海市金山区因化工项目建设引发群众聚集,为此金山区政府在网上发文公开澄清了此事。而现场干部的几张照片又引发了网友们的围观,有网友说这位干部是金山区的副区长,他戴的是一块价值30万元到100万元的百达翡丽名表。但显然这回网友的表现颇令人失望,不但把干部的身份搞错了,而且鉴表的水平也不怎么样。

  不可否认,以2008年周久耕落马事件为标志,中国的网络监督和网络反腐开始进入黄金时代。从南京的周久耕到西安的杨达才,从上海法官集体嫖娼到重庆多名官员涉不雅视频被免职,网络反腐与网络监督创造了令人惊叹的辉煌战绩。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年网络反腐的整体水平呈下降趋势,不仅鉴表的水平不行了,而且质疑的能力也让人不敢恭维。

  正如南京“6?20”重大车祸发生后,很多网友怀疑警方包庇宝马车主。警方说宝马车主没有酒驾也没有吸毒,车上的白色粉末是玉米粉而不是毒品。可有些网友就是不信,还一口咬定谁见过开宝马的人吃玉米粉的。看到这样幼稚的质疑真的让人很无语。

  为什么这两年网络监督和网络反腐的水平下降了?大概可以从两方面来找原因。首先是我国当前反腐的形势所决定的。网络反腐声势再浩大,依然无法摆脱其自身的局限性,这种隔墙扔砖头式的反腐虽然花样百出,但效力有限。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被提到了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体制外反腐更多地被体制内反腐所吸收,民众的反腐热情与中央的反腐决心形成合力,网络反腐的风头有所减弱。

  同时,随着反腐斗争的不断深入,一些腐败分子隐藏得越来越深,轻易不会犯一些低级的错误,特别是那些真正的大腐大贪,其腐败的技术水平和技术含量越来越高,已经不是一般网友的反腐能力可以达到的。以最近被查处的证监会女处长李志玲为例,其利用配偶违规买卖股票的手法相当高明,没有知情人的举报,没有对法律法规的深刻了解是很难发现的。

  其次,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最近两年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式微,也与网络自身的特点有直接关系。反腐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它不但需要打击各种腐败行为,更需要全面的制度构架和系统的制度建设。而仅靠网络自发的力量难以承担这样的责任。

  碎片化让网络监督各行其是,有始无终,人们注意力和兴趣点的转移往往决定了网络监督的成败。为吸引注意力,网络反腐和网络监督有时不得不走低俗化的道路,色情、煽情、暴力、谣言等一些非正常手段的混搭和滥用,很难让社会对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形成真正的共识。

  事实上,这两年我们已经看到,随着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的式微,一些所谓的“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开始把造谣作为吸引公众注意力的主要手段。但谣言毕竟是谣言,永远不可能成为事实,随着一个个谣言不攻自破,人们对网络信息的信任度也越来越低,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着网络监督和网络反腐走下坡路。

  同时,随着当前中国社会的多元化和思想的多元化,社会的偏见也成为导致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水平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一个多元化的世界中,没有任何一个群体具有天然的正义性,也没有任何一个群体的诉求具有天然的正当性。开宝马的不一定就为富不仁,摆小摊被城管打的,也不一定全是良善之辈,但是偏见与偏执往往让一些人对这些浅显的道理视而不见,甚至自愿矮化自己的智力水平。

  质疑本来是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最有力的武器,但是由于偏见的扭曲,大大地拉低了质疑的水平,使质疑变成为反对而反对的偏执,甚至会闹出像开宝马的人不吃玉米粉这样的笑话来。

  网络监督与网络反腐走过了这几年,从一开始人们津津乐道,到现在很少有人谈及这个话题,也许有人会为此惋惜,但其中蕴含的某种规律值得研讨。我们也许只能说,网络给每个人和每一种思维形态成功的时间都不会太长,只有理性才是最终护佑社会的正义力量。

(原标题:网络监督反腐走过的这几年)




  • 上一篇:国电投称核电上网电价或有政策支持|
  • 下一篇:西藏中共党员逾30万人 逾八成为少数民族|
  •